Ariel-Mjölnir-貓跳台

ALeo&Mjölnir's Teamwork

黑影/回想小時候的體驗

f:id:ariel-chung:20201030145726g:plain

 

據說我是一個不好帶長大的小孩,常常半夜丟驚罵罵浩之外,還常會說出奇怪的話。

對於黑影的記憶大概回到四、五歲,那段曾經住在台中外婆家的日子。外婆家是三層連棟式建築,樓梯位於建築物中央,將樓層分為前廳和後廳。

 

一樓的前廳為客廳高度約三米多,比一般公寓客廳還高些,後廳則為飯廳和廚房,浴室。

客廳樓上是主臥室也是大舅的房間平常都鎖著,是我很少進出的地方。飯廳樓上則是我和外婆睡覺的房間,非常黑暗潮濕,就算開燈視線也不清楚。

房間裡還隔著一間頗大的廁所,馬桶在廁所的最裡處,其他空間則擺滿了雜物和洗衣機。我對這間廁所的印象最深的地方在於燈會一直壞掉!

所以,半夜除非逼急了(尿床會被揍更慘),絕對不會起身去上這間完全漆黑的廁所。三樓的前廳是佛堂,外婆供奉著觀音像,每天早與下午拜拜都很準時,當時還覺得外婆是虔誠的佛教徒。三樓的後廳則是小舅的房間,採光良好且沒有衛浴。

 

說起來,三樓應該是整棟樓光線最正常的地方了。

 

這棟樓的樓梯不只是前後廳的分水嶺,更有點像時空交叉點。我常在二樓樓梯轉角處看到不只一個黑影站著或蹲著...,而二樓我與外婆睡覺的臥室床上也總感覺還躺著一兩個硬要一起擠,翻身時若碰到了會有全身麻痺的感覺,這也導致我養成睡覺時背部一定要靠著牆壁的習慣。

 

還記得有幾次晚上尿急,睡夢中的大人們都不想陪我到一樓廁所,「旁邊不就有廁所了嗎!」他們生氣的說。通常這種時候我對於大人們發出聲音的反應都會莫名的心驚膽跳,不知為何心理總伴隨著「不要這麼大聲說,會被知道!」的想法,

硬著頭皮打開廁所門後(還不敢關上),必須小聲快速地走向空間最深處的馬桶,絕對不能左右張望,上完了不能沖馬通因為會有聲響。在馬桶上一定要緊閉眼睛,不然會被看到(?)。而那次我沒有緊閉雙眼,隱約間看到了洗衣機的後面有個小黑影在看著我......

 

大概是有了這樣的經驗,所以了解人在真正害怕的時候,是發不出任何聲音的。

 

除此之外,在外婆家還有一個極為鮮明的未解之謎。

 

在二樓的主臥室和樓梯中間有個夾層室,在外地工作的小舅會睡在那邊,我有時會幫他端茶水放在樓梯口讓他自己出來拿,也會在睡前與他道晚安。

 

但是,當我長大離開台中外婆家後,與家人說起這個房間大家都一臉茫然,覺得我是把夢境和現實混在一起。後來有次回台中,我特地查看當時夾層房的位置...事實上樓梯緊貼著整棟樓牆壁建構,中間沒有任何空間可以做夾層。

 

於是,當時和我說話道晚安,要我幫忙倒杯茶放在樓梯口的人...究竟是誰呢?

 

---

我想,這種故事就不要配圖片了吧!(笑)

黑影系列之後會陸續更新,希望可以做成/萬聖節特輯/

洽喔~

 

 

 

 

部落格內發表圖文Copyright © 2015 ALe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