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el-Mjölnir-貓跳台

ALeo&Mjölnir's Teamwork

黑影/我們不要見面

f:id:ariel-chung:20201030145726g:plain

上小學前,我們全家搬到台北,然後到了台北事更多....

 

我就讀的幼稚園就在住家巷口,有一陣子常看到一個中年男子牽著小孩在附近散步,我對他們的印象認真說起來只有膝蓋以下。有可能是因為當時我們都還是小不點,也很常蹲著玩沙坑堆泥巴,所以視線所及只有腳這部分也是正常的。但後來發生了很詭異的事件,這才讓我發現事情不單純!

 

在詭異事件發生前,我先說明一下,我們在台北的家空間很小,五個人擠一間房間,客廳同時是爸爸的辦公室。在這麼狹窄的空間中,有幾個會在固定時間陸陸續續出來讓我撞見...這樣說可能不太公平,因為他們活動的時間是固定的,不固定時間在家裡亂走的是我自己。

 

但也因為這樣,我常會莫名地大哭大鬧或不肯睡覺,又無法好好表達,導致我媽覺得我只是心理變態,想吸引注意的死小孩。

 

如上所述,日常我已經夠常胡言亂語了,所以當我跟大人們描述那對牽手一起散步的中年男子和小孩時,都沒有人要深究或細問。直到某一天下午,我家門前水溝蓋上突然出現一條死魚,納悶之餘仔細一看,整條巷子地上散落著大大小小的死魚。這個狀況連續三天,都沒有任何大人對此做出反應。

 

一直到第四天下午,媽媽按照慣例在家門口拆貨品紙箱,我指著其中一條死魚對她說「不用撿起來嗎?最近好多死魚喔!」媽媽當下才驚覺「怎麼巷子裡會有死魚?誰那麼沒公德心亂丟?!

 

晚餐的時候媽媽和爸爸聊起這件事,我說「這樣已經不只一天了,會不會是想倒到水溝沒倒好跑出來的呢?」爸媽聽我說完就換話題了,沒有要繼續討論的意思...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很過分!!(笑)

 

死魚出現的第五天或第七天(實際上我已經不記得多久了),某天下午我在巷口玩又看到那中年男子牽著小孩出現在巷子裡,那小孩手上拿著裝著水和小金魚的塑膠袋從巷口往內走依序將魚倒出來。我當下覺得不妙「就是這小孩,他又要倒魚了~~」一邊叫身旁的朋友盯著那小孩的動作,一邊快步跑回家拉媽媽出來看。

 

忙碌工作的媽媽被我硬拉出來,這過程前後應該不超過三分鐘,但我們只看到空無一人的巷子,我還因此遭媽媽一頓罵!被罵完後我忍著委屈回到巷口玩伴們身邊,問他們那中年男子和倒魚的小孩呢?他們都一臉矇的看著我說「你又在亂講什麼呢?」

 

那天之後,我再也沒看過那中年男子和小孩,巷子裡棄死魚事件也就告一段落了。

 

後來,等我上了小學,某天茶餘飯後聊起這間住宅的異象。我提起這件事想確認自己的記憶是否有誤,但家人都回應沒有死魚事件的存在,更別說那中年男子和小孩了。

 

上小學時爸爸跟我說,有時我看到的靈體是自己想像形象的反射,很多時候他們存在是沒有意義的,我卻因為豐富的想像力自己嚇自己。所以如果不想看到,就跟上帝禱告不要看見,這樣以後會好一點。

 

所以,我現在是看不見的。

我們不要見面。

 

---

黑影系列之後會陸續更新,目標做成/萬聖節特輯/

洽喔~

 

 

 

 

部落格內發表圖文Copyright © 2015 ALe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