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el-Mjölnir-貓跳台

ALeo&Mjölnir's Teamwork

黑影/哈雷路亞,祖靈們

f:id:ariel-chung:20201030145726g:plain

我本身有中樞行呼吸中止,好像是遺傳問題,我並沒有深究這件事情。呼吸中止症的人醒著也會忘記呼吸,時常會有像打火石「恰」的一聲在我腦子裡響起,然後像驚醒般發現自己正石化定在某些地方從小就有這種類似「發楞」的困擾,所以我學會了將自己打造成常「發呆」或「沉思」的空靈形象。(雖然並沒有成功)

 

不過,搬來到新莊後,這種空靈形象就愈發成熟了。

 

空靈形象是醒著時的效果,那麼睡著時呢?本人在睡著時不會發現呼吸已終止,通常都是到了全身麻痺的狀態才會迫使潛意識來對自己求救。

 

而我的潛意識就是祖靈!

 

第一次遇到祖靈,是小時候還受到電流困擾的那段時間。

那天依舊是個被電流強烈襲擊的一晚,終於入睡後我感覺到自己身在一個高山林裡,山林裡有一個小草坪,上面有一個石桌和圍著石桌排列的石椅。有幾個人坐在那邊喝茶聊天。發現我走近他們便熱絡的站起來招呼我入座。坐下後鄰座的人砌了一杯茶放我面前,問道「你是誰?」

我還來不及開口旁邊的人就七嘴八舌的說「這是xxx的女兒啊!」「啊?那不就是xxx的孫子,都長那麼大啦~」「是那個xxx那邊的孫子的小孩...」這熱鬧感好似整個村莊的人都擠來看我了。

由於他們討論太熱絡我插不上話,於是想靜靜的喝杯茶等他們冷靜點。才剛拿起茶杯就口,對面有個人像突破重圍般伸手擋住我端在嘴邊的茶杯,「不能喝!」他說。

 

我當下愣住還沒意會過來,四周的村民們又開始鬧哄哄的說「對對對,這你不能喝!」「還太小啦!」「怎麼來的你?」「誰怎麼倒茶給他?」

 

這時我才發現,啊,是祖先嗎?

 

這個念頭才剛閃過,村民們安靜了,只剩原本繞著桌子坐著的幾個黑影看著我,溫和的問「你爸爸過得好嗎?」還有幾個日常問候,我都乖乖回答。面對不時微笑點頭的他們,我突然想起一個一直很想詢問亡者的問題,於是我開口問到...

 

「你們有看過上帝嗎~?」(裝天真口吻)

 

剛才阻止我喝茶的祖先聽完這個問題後,突然轉頭直視著我說...

 

「你可以不相信,但不可以懷疑!」

 

聽完他的話後我心頭一驚就醒過來了,這時發現自己因停止呼吸而全身麻痺。

 

----

 

之後雖然很常被不同的祖靈叫醒,但去年發生了很有趣的事,讓我很難忘懷...

 

那天晚上入睡後我來到了一個河堤旁,河道位於山谷間,兩邊都是石頭堆砌出高聳的山坡,山坡上即是樹木山林,河堤上有一個像捷運地下道的入口在我的正前方。

 

當我正在四處觀望時,突然出現許多婆婆媽媽拎著小行李陸續從我身旁走過,接著我聽到有人在身後對我喊「ㄟ!快跟上啊!不要走丟!」

這喊聲急切害我也跟著慌亂的回答「去哪?要去哪?」

對方很著急地喊著回覆我「長輩他們要帶你去對面玩呀,快跟上不要走丟了!」

聽完我又更著急了,因為「我沒有帶錢啊?怎麼買車票?」

 

媽呀,我也太老實

 

對方突然變得很小聲,笑嘻嘻地說「他們有錢,讓他們出就好!不用擔心啦~快跟上!」

 

說著說著,我就被半推半就的往捷運地下車站走,在對方的提醒下我跟著一個衣角不斷的小跑步。穿過售票口後首先看到地下街的商店櫥窗,我心裡想著「哇塞,這些是什麼店啊,好想慢慢逛逛~」

但耳邊仍然不停響起「ㄟ!快跟上啊!不要走丟!」的聲音。

在急切小奔跑的慌亂中,我真的在一個T字走道上跟丟了那個衣角,站在路口的我著急的想著「慘啦!左邊還右邊?」這時,突然發現正前方的牆壁上有一個門...

 

看到門就要開,是打遊戲的人養成的習慣!

我雖不玩遊戲卻還是去打開了....ㄟ~

 

開門瞬間覺得這是一間廁所,打開來房間裡卻是滿地鮮血映入眼簾!!

這時應該要大聲尖叫的,但我卻想著...

「誰那麼沒公德心啦!」

 想到還要掃廁所100%怒起來了?!

 

這時,門縫間我又看到了剛跟丟的衣角,正開心找到人時,好似衣角的主人突然大聲問道...

 

「你開這個門要幹嘛?」

 

我還急著想問路呢,然後就醒過來了...想當然爾,發現自己因停止呼吸而全身麻痺。

 

早上和朋友分享這段旅行後,他說:恩,昨天是鬼門開耶!你祖先真熱情!

 

祖先真熱情))))

 

---

哈雷路亞,祖靈們^^

恰喔~

 

部落格內發表圖文Copyright © 2015 ALe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