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el-Mjölnir-貓跳台

ALeo&Mjölnir's Teamwork

黑影/如果你怕,我們陪你

f:id:ariel-chung:20201030145726g:plain

新莊的住處很明顯的有兩隻和我們一起擠,一隻睡在中間小房間,一隻睡在前面房間。

在忙著畢業製作的那段時間,因為需要比較大的空間,所以我從中間小房間搬到前面去,小房間變成姊姊的臥室。

 

某天清晨姊姊衝進我房間,說昨天凌晨有個女孩的聲音在她床邊說「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小時候我常因為被弄或做惡夢而養成拿著枕頭到處擠別人被子的習慣,但昨晚我徹夜做模型根本沒有睡,再加上自從有祖靈護體後,這習慣很就都沒發做過了!

但是那晚姊姊以為我久違的犯病不疑有他,就挪了一個位置迷迷糊糊地說「上來吧!

結果對方竟然直接坐到她的腿上,姊姊原本很生氣要罵人,半夢半醒間看到牆上有兩個影子,一個下半身與他重疊坐在床上,一個站在床尾看著她,這時她才發現被陰了!

接著為了防止對方躺下來,姊姊試著與他們溝通並禱告,禱告結束後他們也消失了。

 

聽起來很和平,但我當下超氣的。

因為這事件前幾天姊姊才接到詐騙集團的電話,假冒我的身分說被綁架了,聽說假冒的我在電話那頭哭得很厲害,害姊姊噴笑。

幹嘛大家都要假冒我來裝可憐!

氣氣~~~

我看起來很弱嗎)))))))

原來是氣這個。

 

接著我想到之前對我過肩摔的黑影男,新仇加舊恨的賭氣說「要就來找我啊!裝什麼裝啦!」

然後他們就來找我了...

----

他們是一男一女,從住進去房子裡時我就注意到了,原來靈也有分性別。

那天晚上我夢到自己在一個公園口,四周圍都是喪禮用的紙紮小人,而我和幾個人坐在火堆前褶紙蓮花。

「我是基督徒沒褶過蓮花...」我看著隔壁褶紙的手勢,試圖依樣畫葫蘆。

「你有自己的信仰,」一個女孩在我身旁坐下與我搭話「你知道這些是幹嘛的嗎?」

我抬頭看四周「我知道啊,要拿來燒的...」瞄到一個男子從遠處穿過無數個紙人偶往我這裡走來,突然覺得很緊張。

「那你會怕嗎?」女孩接著問。

怕啊,怕死了...」我一邊誠實地回答,一邊掛念手上褶不好蓮花。

一方面感覺男子越來越靠近了,我開始覺得焦慮,身旁的女孩說「你看得到我們嗎?」

我說「看不到,我只能看到影子,我拜託上帝不要上我看到!」

「為什麼?因為害怕?」感覺到女孩和男子逼近我的眼前。

「對啊,我害怕看到!」這時的我手上沒了紙蓮花,已經躺在自己的床上了。

 

「是怕看到這樣嗎?」女子的聲音剛響起,我就看到沒有五官的兩張臉出現在我面前,然後我就嚇醒了。

 

「王八蛋!」這次醒來沒有全身麻痺,可見不是呼吸暫停引起的「還真的來整我喔!幼不幼稚啦~」我對著被汗溼透的床被喃喃自語。

 

----

這事件之後他們還是和我們同住,只是終於可以和平共處,很少出來鬧我了。

 

洽喔!

 

 

 

 

部落格內發表圖文Copyright © 2015 ALeo inc. All rights reserved.